相关文章

陕西一青少年素质拓展公司禁闭"问题孩子"(图)

“禁闭室”里有5名男孩面对墙壁直挺挺的站立,有两名教练在屋中“看守”。

  随着重庆大行走学校丑闻的曝光,人们关注的目光聚焦在专门招收“问题孩子”的这类机构上。近日,有读者反映,阳虎青少年素质拓展公司训练中心设立“禁闭室”,还将学员划等分类,表现好的吃三个菜,表现差的吃一个菜;表现好的先吃,表现差的后吃;表现好的 “坐着吃”,表现差的“站着吃”。该中心法人代表王阳虎却称其做法不存在问题。

  输入关键词“王阳虎”,百度搜索显示,找到相关新闻354篇。网上新闻报道显示,陕西阳虎青少年素质拓展公司训练中心负责人王阳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该中心是在国内创办的第一家“问题孩子”调整机构,自2005年3月以来,采用科学教育方法成功帮助1000余名各类性质的“问题孩子”改邪归正。该中心招收的“问题孩子”主要有7类:存在行为偏差的少年、网瘾少年、暴力倾向少年、自闭症少年、抑郁症少年、心理或精神异常少年和酗酒少年。该中心实行全封闭式训练,营员多数是中学生,个别是大学生,不过来之前基本都不正常上课,沉迷网络或离家不归,或自闭而拒绝与亲友老师同学沟通。他们多数被父母骗来,少数强制而来,个别人是自愿来此接受“素质拓展”训练。

  搜到这些资料,6月22日,记者直奔陕西阳虎青少年素质拓展公司训练中心调查。

  记者探营

  一少年吊着绷带参加训练

  当日,记者来到该中心看到,该中心设在一个封闭的大院里。要进入该中心,需要过两道门房,每道门房都有该中心一名教练和一名学生把守。当天,恰好有一名来的进营联系要把孩子送来接受训练,记者跟着这位家长“混”进了该中心。

  刚刚下过一场雨,混凝土地面的操场上,正在进行训练。他们分成4个队列队进行停止间转法、跑步、正步走等训练。每个队列大约有15到20名队员,其中,3队中有1名初中生模样的男孩右臂吊着白色的绷带在队伍里训练。看上去,这排队列中,年龄最大的20来岁,最小的10岁左右。大多数是男生,也有少数女生。

  记者询问那个吊绷带的男孩怎么受了伤还训练,一位女教员回答记者,他来的时候就受了伤,让他休息,他觉得一个人在教室没有意思,要求参加一般训练。记者仔细观察,有的孩子裤腿上有几个“破洞”,不知道是不是训练磨破的。很多孩子的鞋子和裤腿是湿的,鞋子上大多沾有泥巴。

  “禁闭室”谢绝参观 5个孩子被关

  队列训练当中,记者借口上厕所,进入到楼房里。在一层的一间房门上,贴有一张白纸,上写“禁闭室”三个大字。下方贴有一张打印的“通知”,大意是“谢绝参观”,落款是“2007年6月17日”。

  记者看到,“禁闭室”里有5名男孩面对墙壁直挺挺的站立,有两名教练在屋中“看守”。

  这间“禁闭室”目测上去有16平方米大小,支有一张桌子、一张床,地面上还打有一个地铺。

  向记者反映情况的人说,被关禁闭的孩子,每顿饭只给一个馒头,他们根本吃不饱。

  “表现好”三个菜坐着吃 “表现差”一个菜站着吃

  反映情况者说,陕西阳虎青少年素质拓展中心对入营训练的孩子,在吃饭时,要站成三排。站第1排的是前一天通过考核的“优等生”,他们提前进食堂吃饭,允许吃3个炒菜,坐着吃饭;第2排的“中等生”在“优等生”之后,再进入食堂,只能打2个炒菜,也可以坐着吃;而最后一排的“差等生”则只能最后进入食堂,只有咸菜吃,并且只能站着吃饭。记者观察,发现站着吃的学生是4队的学生,中午吃的是蒸米饭,只给打一份素菜炒白菜。坐着吃的孩子,都有一份自助盘,有的孩子是两份菜(炒白菜、肉炒蒜薹),有的孩子3份菜(炒白菜、炒豆腐、肉炒蒜薹)。

  一位孩子悄悄告诉记者,4队的学员早上只有咸菜,1、2、3队的队员早餐可以吃到牛奶、鸡蛋、或凉菜。

  教练解释

  犯一个错就会被“打”回4队

  在这个中心,“问题孩子”都被称为学员,老师都被称为教练。交谈中,记者了解到,新入营的人员,如果拒绝学习或是拒绝训练、不认真训练,将被关禁闭。关禁闭表现好,将升到4队。4队每天安排体能训练10多个小时,不安排学习时间,吃饭1个菜,要后吃,还要站着吃。在4队表现好,才可升到1、2、3队,这3个队大部分时间安排学习,小部分时间安排训练。不管在哪个队,表现不好,或是犯了错误,随时会被“打”回4队,或是会被关禁闭。

  据一位教练讲,来这里接受训练的孩子大多数是被家长“骗”来的,小部分是家长委托中心硬性带进来的。有的娃是被家长用绳子捆着送进来,有的是家长请中心派几名教练把孩子控制住推进车里带过来。

  负责人说

  “问题孩子”难管请专家“挑刺”

  当日,在陕西阳虎青少年素质拓展中心采访,记者未能见到该中心负责人王阳虎。6月24日,王阳虎给记者打来电话,就有关情况进行了说明。

  记者:针对青少年,拓展中心设立“禁闭室”是否合适?

  王阳虎:有什么不妥?设立禁闭室是征求过律师意见的,我们聘请的法律顾问认为:“禁闭室”实质是“思过室”,实际上是心灵反思室,是思想反省室,是借鉴古人“面壁思过”的传统教育方式,对那些家长管不了、学校惹不起、社会又没法管,而来到本中心又消极对抗训练的人员采用的一种特殊教育方式或特殊手段。不存在剥夺其自由或限制其人身权利的问题。“思过室”的设立是对特殊孩子采取的一种特殊手段,是本中心特殊的纪律。目的让这些特殊的孩子通过看似“残酷”实则充满“爱心”的方式让其尽快融入团队。我们关禁闭的时间一般为3个小时,只要有改变,就不会继续关。在这里特别强调,如果不采取这种特殊的方式,这些特殊的孩子很可能是“放虎归山”,对社会造成更大的危害。既拯救不了孩子,也拯救不了家庭,还不利于社会。

  记者:“特殊孩子”指的是什么?

  王阳虎:家长管不了,学校管不了,社会没法管的孩子。这些孩子,有的打骂父母,有的逃学在社会上瞎胡流浪。

  记者:那“吃饭分等”问题呢?

  王阳虎:“吃饭分等”不等于“分等歧视”。恰恰相反,其本质是生存竞争能力的锻炼和提高。分等只是伙食的花样和质量不同,并非不让孩子吃饱,更不是我们为了赚取更大的利润而克扣孩子的口粮。在相应较短的时间内,部分孩子营养稍差一点,不会影响到孩子长期的健康。我们规定,文化课考试达不到75分,就要“打”到4队,就只能吃1个菜,就是想教育孩子要懂得学习不好,没有技术,走上社会是有区别的,甚至吃不饱。

  记者:您认为这种做法符合国家法律规定和教育孩子的科学原理吗?再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王阳虎:教育“问题孩子”是世界性难题。正因为学校、家长无能为力,“行走学校”、“素质拓展中心”等专门针对“问题孩子”的机构才应运而生。这些机构中有不好的,如大东方行走学校,但并非都不好。我们愿意请专家学者和社会各界人士来“挑刺”。我认为目前我们的做法没有错,效果非常好。(赵福生)